石龙柱在圆明圆得以幸存

时间:2019-08-28 点击:110次


      石龙柱在圆明圆得以幸存;圆明园占地340余公顷,包含景点及建筑群组120余处,其中的安佑宫为帝王祭祖的祖祠,所以建筑的规格比其他景点的殿堂都高。按乾隆“圆明园四十景图”的描绘,安佑宫大殿面阔九开间,重檐歇山顶,屋面铺用黄色琉璃瓦,大殿前有殷门与宫门两道门,四周围有两道宫墙,宫门外有三座木牌楼组成宫前场院,跨过石桥再往前,在宫的最前端还有一道牌楼门也许正是因为安佑宫所处的显要地位,所以在前端牌楼门的前后四角各立有一座华表。1860年英法联军大规模抢劫和焚烧了圆明园,这座万园之园毁之一炬,安佑宫自然也被烧毁,所幸门前华表由于石制而得以幸存。

石龙柱
     20世纪20年代初,北京燕京大学在海淀区建成新校区到圆明园取走安佑宫的两座华表安置在学校的主楼前草坪的两侧。30年代初,当时的北京图书馆在城内文津街建成新馆,也从安佑宫运走另两座华表安置在主楼前。关于这四座华表如同自安佑宫运走的细节有多种传闻,并有细心人士从这四座华表柱的底部不同的形状(有两座为八角形,另两座为近圆形)而认为燕京大学与北京图书馆的华表有错对的现象,应该底部为八角形和近圆形各自成对。但是从华表顶上的小兽孔的形象看如今两处各自两根华表上的形象相同,而燕大华表的釩与京图书馆华表上的孔却不相同,前者头上为卷形发髻,后者为长发披头;此外狃身前者往下倾,后者较平。由此看来,二处并没有错位。但天安门前后四座华表上的孔的形象却是相同的,在安佑宫为何两两相同而不是四只皆同,就不得其解了。
       圆明园自1860年被焚后,遗留下一些未被烧毁的石料建筑及石制小品如石狮、石碑、华表等,在以后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被各方单位及个人从这里不断地取用,如文津街北京图书馆门前的一对石狮和馆内的石碑等皆取自圆明园,对于此种现象,学者亦有争论。有认为此乃盗窃文物行为,理应归还;也有认为在当时皇园已遭严重破坏又长期无人管理的情况下,如其任其搁置荒野,不如易地加以保护并发挥其历史与艺术的价值。如今,燕大与北京图书馆两处的华表已经成为各自建筑群体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并且形成为有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的处景观、看来要退还给圆明园是不太可能了。
石龙柱
      华表自尧舜时期的谤木发展到明、清时期的标志性建筑物,由于它多设置在皇宫、皇陵、桥头等重要的建筑群体之中,所以带有了一些神圣和吉祥的意义。华表形象简洁而华丽,又富有一定的人文内涵,所以它和古代的牌楼一样,成了代表中华民族的一种标志物。我国人民法院的法微上中央竖立着一座华表,表身上挂着一具天平表示法律之公正,表下为齿轮,四周围有麦穗,象征着广大劳动人民。华表在这里显然象征的是中国,并且还富有神圣之义。为了鼓励国产电影的摄制,我国特设立了两种电影奖,其中由广大民众推选的称“百花奖”,而由政府请专家评选的称“华表奖”。古老的华表至仍在发挥着作用。
 


上一篇:石龙柱详细介绍

下一篇:石龙柱墓表的起源